愿你我荣耀永不散场。

一个Alpha
我是芬达

墙头全职高手/原耽/hp/小英雄
黄少天和我锁死了


文绑系万万
相关看置顶,喜欢的话要关注我噢qwq

【黑遍】一次国家队吃鸡实录

你们看出来了吗!我写的是一只鸡和一条鱼的凄美爱情!


七月流莺:

一个搞事情的联文组。

上一位选手给下一位选手提出关键词,文段中要体现出关键词。除此之外,自由放飞。


画风突变是日常操作,为避免一油门刹不住跌入深渊请系好安全套(划掉)安全带。



【宁雪】(关键词:叶修买了只鸡)

 @北冰棍儿以宁雪er 


苏黎世这边的比赛可以说是很累人了,刚开始几乎平均每天面对一个战队,要不停改变战术,更要命的是,有的时候还有连环熬夜和争抢粮食等残忍的事情发生。

 

后来总算是晋级了,比赛打的少了些,于是大家也就有了空闲的时间可以放松一下。

 

叶修是个好领队,他知道在苏黎世的这段时间内大家都很累,于是十分贴心地给了大家一天自由放松时间,还让大家带点儿好吃的回来,等晚上一起聚餐。

 

于是,叶修就也破天荒地的出了门,去买了一只鸡,还是生的。

 

他决定给大家一个惊喜,好让大家尝尝他的厨艺!

 

虽然他自己根本没做过饭。

 

震惊,联盟斗神第一次(展示厨艺)竟然献给了国家队众人!更可怕的是斗神还不知道他的第一次会怎么样!

 

不过我们叶神怎么说也是上过战场拿过刀的人,这点小东西,怎么说也是难不倒他的!

 

大概吧。

 

“哎我记得是谁喜欢吃白斩鸡来着……王杰希还是张新杰…”叶修边挠头遍上网查找着白斩鸡的做法。

 

网页上的白斩鸡做法花花绿绿地拍成拍地出现,似乎都再说:“来啊叶修我才是最棒的白斩鸡做法!”

 

不过叶修才不会被这些小妖精蛊惑,叶修也是吃过几口白斩鸡的人,对于网上的做法他可不能轻易确定是不是他觉得味道还不错的那种白斩鸡。

 

于是叶修干脆放弃了网页,准备投靠看起来还算靠谱的人。

 

他依稀记得联盟里挺多人都比较爱吃白斩鸡的的,于是本着喜欢吃就会做,越喜欢吃越会做的神奇逻辑,叶修决定打电话给联盟的诸位。

 

叶修走到座机旁边,准备给李轩打电话。

 

李轩是西安人,那必定是被美食熏陶长大的,想必做白斩鸡他也必是手法熟练吧。

 

于是叶修准备给李轩打电话。

 

哎等会,李轩电话是啥来着?

 

 

 

【扶柒】(关键词:手法熟练)

 @扶柒  


李轩电话?110还是120来着?或是119?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想得太多,叶修索性不想了,脑子超负荷的结果也许就是变成下一个鲜衣怒马的黄少天。这是王杰希的至理名言。用到这儿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总归是形不似神似的。

 

叶修一只手按着鸡翅膀,一只手直直地提溜着菜刀,如果他没有按着鸡的话,他想,他一定会爬到二楼去找找李轩那个二愣子。

 

但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比如叶修上一秒刚刚想,如果黄少天不出现,他会有多么安宁,闲适,一点点地享受着整个杀鸡(不是),烹饪的过程。

 

所以,下一秒,黄少天粉墨登场,带着少年的轻狂和放纵,和着清风细雨,踏着霞光缓缓而来,就如一位盖世英雄,要踏着七彩祥云来迎娶他的意中人。

 

但是,显而易见的是,黄少天不是盖世英雄,叶修也不是什么紫霞仙子,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东西是紫霞的话,大概也是那只鸡吧。

 

于是,盖世英雄黄少天踏着七彩祥云,手法熟练地夺过叶修按在菜板上的,正瑟瑟发抖准备面对残酷现实的鸡。叶修只觉得眼前一花,面前好不容易按住的鸡,就被黄少天轻轻松松地夹手夺过。

 

黄少天显然手法极其熟练,简直是一名惯犯,他把那只可怜的鸡的翅膀折到背面,用手指戳着被绒毛覆盖的鸡翅根。

 

 

 

 

【小七】(关键词:play)

  @那撒修 


“老叶老叶老叶!!!你要对这只可怜的小鸡做什么!!!我刚才看见队长往这边来了,我最后一次见他就看见他消失在这个拐弯处……”黄少天开启了推理模式:“这个拐角过来就只有这间厨房了,还有那个被生锈的锁锁住的门,那么队长到底去哪儿了??!”

 

“文州去哪儿了我能知道?”

 

“我跟过来打开房门,就发现了老叶你和这只鸡,你要对这只鸡动手,难道说……”黄少天看了看手中被摁着翅膀的鸡,“是不是你抓走了队长?!把他变成了鸡???刚才我还看到了老王,他不会用什么奇奇怪怪的法术把队长变成鸡了吧!!!你们想要对队长做什么,要搞什么奇奇怪怪的play 吗?”

 

黄少天赶忙换了个姿势,将手下可怜的鸡抱在怀里,还温柔的摸了摸鸡的脑袋。

 

叶修特别头疼,他现在有点饿,内心十分的有波澜,甚至有点想抽烟。

 

“黄少天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脑子里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念头,这是我从市场买回来的鸡,老王没有邪王真眼,他不会法术,你家队长也不可能变成鸡。”

 

“可是……”黄少天说道:“可是这个拐角处过来,就只有这个厨房的门能打开了。虽然这只鸡绝大多数可能不是队长,但万一是的话,我不能让我的队长任你宰割!!!”

 

“这只鸡百分之百不是你家队长。”叶修拿起了手中的菜刀,“这只是老母鸡。”

 

 

 

 

【钦袖】(关键词:杀马特)

 @钦袖  


“哦,是老母鸡啊……”黄少天顿了顿,“不对啊叶修你怎么知道是老母鸡的,你对鸡很熟吗我很怀疑你这种高中都没上过的人的生物水平啊。”

 

“呵,你是要哥不相信卖肉的,而相信你的生物水平?”叶修斜眼看过去,而黄少天终于沉默。

 

他抬头思考了半晌,又开口道:“那为了和队长区分开来,让我给它取个名字吧!”

 

叶修默然,说到底为什么我会有可能弄混喻文州和一只鸡,区别有那么小吗?

 

算了,他已经放弃吐槽黄少天了,只要他不继续用神逻辑在耳边不断絮絮叨叨就什么都好,于是他从对方手上抢回了鸡,欣然点了点头。

 

“叫什么好呢一定要取个霸气一点的名字像是夜雨声烦这样……哦不对,既然是和队长差不多的,就取个帅气点的洋文名好了,我想想都有啥洋文名……好决定了就叫马特吧,简洁又霸气,哈哈哈本剑圣真是聪明机智英明神武。”

 

省略了内心为什么要给母鸡取男名的感想n字,叶修违心地夸道:“好名字!”

 

“对了老叶你为啥要买老母鸡来养啊,一般不该买点猫狗什么的吗?”

 

“养什么啊,当然是来吃的啊。”叶修淡定回答。

 

黄少天愣了数秒,突然大爆语速:“卧槽卧槽叶修你不能这样我取了名字我和它已经有感情了你不能杀他!!”

 

叶修不管不顾,手起刀落,干净利索,马特一命呜呼。

 

 

 

【梨子】(关键词:南北差异)

 

叶修瞅了眼食谱,正剁姜呢,黄少天突然大叫一声,“我不能让你把队长煮了!”然后端起盘子就跑扬言要找王杰希施法复活喻文州。

叶修望着切好了的生姜和空空的盘子,举着菜刀追着黄少天跑,“你给我回来!”

 

叶修追着追着,发现黄少天没影了,还嘀咕今天黄少天怎么跑这么快跟兔子似的,往食堂一走,嗬,好家伙,国家队其他人吃火锅呢。

不过叶修敏锐地察觉气氛有些异常,比如火锅汤底里为什么泡着手机?还有恁大一只活螃蟹,挥舞着爪子不甘心地被溺死在滚滚热汤里。

 

楚云秀一边对着小镜子一边补妆,抹完口红就顺手把口红扔进火锅里,“张新杰,口红多撒点糖好吃一点吧?”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掏出珍视明滴眼液往勺子里倒了几滴,“口红要配三分之一勺的滴眼液。”然后潇洒地往火锅里面倾倒。

 

张佳乐拍案而起,“你们这些异端!怎么能往火锅里丢手机丢口红呢!”

叶修热泪盈眶——总算看到一个正常人了。

张佳乐抱起桌子下的榴莲,徒手劈开,然后把它们丢进火锅里,“火锅不加榴莲还能叫火锅吗?”

 

王杰希很淡定地拍了拍已经石化的叶修的肩膀,“别怕,我们火锅弄好了不会忘了你的。”

“谢谢,我一点也不希望你们想起我,等等好像少了个人,方锐呢?”

 

“已经下锅了。”王杰希依然很淡定,“喻文州非说福建人比西安人好吃。”

南北差异嘛,口味不同很正常,所以我们弄了鸳鸯锅。”

“那么——”

“叶修,你是要吃胡建人,”喻文州微笑,

“还是西安人?”王杰希静静看着他。

 

“…………我选择找冯主席要点救心丸。”叶修面无表情地回答。

 

 

 

【阿漓】(关键词:老父亲)

 @苏小漓么么哒  


正在这时,仿佛有了心灵感应,叶修揣在围裙胸口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声音,摸出来一看,老冯的大秃头在屏幕正中闪得正嗨。

 

“喂,冯主席,您老人家有何指示?”叶修缩了缩脑袋躲过了孙翔扔给肖时钦的那只椰子。

 

“最近比赛打得不错,辛苦了,今天休赛,好好放松一下!”

 

“诶!您放心,可放松了~”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可不是可放松了么,张佳乐吃榴莲吃得裤腰带都放松了。

 

——“我敲里*的张佳乐你给老子留点榴莲!”唐昊被熏天的榴莲味儿吸引而来,从叶修面前冲过去。

 

“什么?”冯主席似乎听到了不和谐的东西。

 

“没事儿,是唐昊说要去给他老子买点特产留念。”叶修掏掏快被吵炸的耳朵。

 

——“快,王杰希,在椰蓉里面滚一圈!”黄少天继吃胡建人和西安人之后终于把魔爪伸向了北京人。

 

——“不要,杨聪不是过来看现场就住在楼下?把他丢进火锅里还能提味儿。”

 

——“那多麻烦啊,吃他们天津人还要打着快板儿!”

 

“………………叶修你老实说你们干嘛呢……”

 

“………………………………煮火锅?”叶修有点不确定了。

 

半晌的沉默后,冯主席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还能怎样,又能怎样。

 

还不是像老父亲一样把你们这群小混蛋原谅。

 

 

 

【安笙】(关键词:喻文州绿了)

 @微雨夏寂 

 

而此时,电话另一边正开心的吃着火锅,除了……

 

“火锅开了开了快放鱼!”

 

听到黄少天的喊声,王杰希转过身去去找自己弄好的那一盘三文鱼片

 

“什么情况喻文州怎么绿了?!”

 

此时的喻队觉得很委屈:我怎么绿了???

 

张佳乐看了看,就说:“谁挤了两包芥末在三文鱼上面?挤了也说一声啊!不知道芥末很……”

 

话音未落,孙翔就已经夹起了一片鱼片塞入嘴里

 

“很辣很呛鼻啊!”

 

孙翔把鱼片吃下去后,呆滞了几秒,而后……

 

“我@#$%&这谁挤的芥末这么丧心病狂好辣啊啊啊啊!”

 

此时,一位往三文鱼里挤了两包芥末的同志正在用生命憋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忍不住了。”唐昊还是没忍住,笑得跟个孩子一样。

 

“唐昊感情……是你……挤的是吧!”芥末的劲头还没过,这致使孙翔说话都有点大喘气。

 

“孙翔,水。”周泽楷扭开一瓶水便给孙翔递过去。

 

孙翔感激的看向周泽楷,“谢谢队长。”然后一股脑的把水给灌了下去。

 

“喝这么急也不怕呛。”这时叶修回到了桌上,“冯主席说,让我们玩的开心点,难得放松一下,费用他报销。”

 

众人都挺惊讶的,苏沐橙问:“你确定?”

 

“当然,你们难道还不信哥吗?”

 

此时,在联盟内,冯主席打了个喷嚏:“谁又在背后说我?”

 

 

 

【澜澜】(关键词:白斩鸡)

 @叶什么漪什么澜 

 

  白斩鸡眼睁睁地看着三文鱼被众人分吃内心无比悲痛。对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这只白斩鸡和鱼喜结连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不对你的频道错了!)

 

  白斩鸡非常蓝瘦香菇!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它的内心了!!你们这群庸俗的人类都不知道我和我的鱼多么相爱!只有它知道我并不喜欢孵蛋!孵蛋好累仁家不想当麻麻!仁家不想被人类逼着和别的鸡在一起!仁家只爱我的鱼!

 

  白斩鸡决心一定要化身白斩鸡小魔仙到国家队众人的梦里!手举点冰法杖!我的鱼死了!我要你们所有人在我的bgm里给它陪葬!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打败我!!

 

  白斩鸡的梦想很简单!它只想和它的鱼在一起谈谈风聊聊雪聊聊诗词聊聊今天的天气为什么这么热!为什么你们要拆散它们!

 

  白斩鸡从悲伤到气愤一秒切换。

 

  它多想自己是魔法少女,为了自己爱的人哦不鱼报仇雪恨。

 

  “所以这只白斩鸡可以吃了吗?”孙翔手起鸡落将这只沉浸在悲痛和气愤里的老母鸡扔进火锅。

 

  白斩鸡只觉得自己快烫死了。它濒死前没有悲伤而是想着我和我的鱼死在一起了!下辈子我要当一个白斩鸡小魔仙,我的鱼当我的游乐王子不对是三文鱼王子然后我们自由自在的生活在一起不离不弃永远不分开,我要给他生鸡生好多好多鸡!!



 【涵冰】(关键词:大吉大利今日吃鸡)

 @涵冰 


 
“来来来,吃鸡吃鸡” 
 
喻文州仿佛没听到一般,淡定地把煮得沸腾的白斩鸡屁股捞出来,吃掉。 
 
一段如此深情地,属于鸡的告白,原来只是单相思。 
 
“队长是我的,傻马特,你永远别想得到他,更别想吃掉他。”黄少天嘟了嘟嘴。 
 
“啧啧,黄少这是吃醋了么?”楚云秀立即开启调戏模式。 
 
“笑话,我会吃一只鸡的醋?”黄少天正义凛然。 
 
“你能不能把你的嘴巴里的鸡腿,鸡爪子,鸡胸,鸡翅吃完了再说这句话。” 
 
看着黄少狼吞虎咽的样子,李轩悄悄地为这只鸡心疼了一秒。 
 
嗯,就一秒,不能再多了。 
 
因为这鸡,真香! 
 
“吃完这只鸡,明天比赛就能顺顺利利!”叶修突然没来由地冒了一句。 
 
“我说叶修你怎么学起王杰希,开始神神叨叨了。” 
 
“我能和王大眼比,人那是看相,我这是实话。” 
 
王杰希不乐意了。 
 
“看相怎么就不是说实话了?” 
 
“那你看看咱们能不能拿冠军?” 
 
“这不是废话吗?” 
 
“那不就得了,所以我们就…” 
 
“ 大吉大利,今日吃鸡喲”众人齐声道。 


—————


还有虽然没有出现但是与我们精神同在的雁归归选手 @陆相期 


我感觉绝对不是从我这里崩的画风(小声逼逼)


讲道理,你们以为这篇联文就只是国家队聚在一起吃鸡吃火锅吃鱼吃李轩吃方锐吗?当然不会这么肤浅!这篇文章其实蕴含了大家深邃的思想和高远的立意!

那只鸡是普通的鸡吗?当然不是!那是一只外国鸡,象征着挡在国家队前进路上的所有对手,而最后大家一起欢乐地吃鸡的结局,则象征我们一定会打破重重阻碍,打败对手赢得冠军!(呜呜呜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


肥肠感谢参与的大噶贡献时间贡献脑洞!!让我们呱唧呱唧,爬爬爬爬爬爬爬对不起重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掌声送给你们!

评论(5)
热度(1014)
©黄少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