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我荣耀永不散场。

一个Alpha
我是芬达

墙头全职高手/原耽/hp/小英雄
黄少天和我锁死了


文绑系万万
相关看置顶,喜欢的话要关注我噢qwq

她和我

#我很早就想给我喜欢的许云鹤写东西了
#爱你 @关注这只云鹤六月将会有好事发生 文笔拙劣希望你喜欢我的瞎捷豹摸鱼
#最喜欢云鹤了


  我很早就认识许云鹤小姐了。她和我关系特别好的,好到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 。一起睡觉一起上厕所,用同一副耳机听同一首歌,深夜十二点多的时候打电话听对方抱怨作业太多试卷太难。

她是我高中时候的同桌,因为我是从别的学校转学来的,我可能有点怕生,融不进集体,和她有半个月没有说过话。其实也不是没有说过话,不过是借橡皮借笔之类的.

  拉近我和许云鹤小姐距离的是一次罚站。
  有一次我迟到了被老师罚站门口,我垂头丧气地走出去才发现门口已经站着个人,哦,是我的同桌。我看到她穿着蓝雨的周边衬衫,于是无意问她:“你也喜欢蓝雨呀。”
没想到她跟打了鸡血似的。“对啊对啊,怎么怎么难道你也是么?”我与她交谈才得知我们都是荣耀粉也都是蓝雨粉,她喜欢喻文州而我喜欢黄少天,我们都喜欢魔道喜欢priest写的耽美。然而门口罚站也能聊一个早上的收获是1000字的检讨书。

 

  我和她皆不满于循规蹈矩的生活,我们人物青春应该是痛痛快快问心无愧的,不喜欢刻板得无趣的应试教育。她和我坐在二十一楼的阳台上,下面是喧嚣的街道。我猛灌了一口易拉罐里的芬达,问她:“云鹤,你说这算什么生活?”她嚼着吐司有些口齿不清地说:“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我满意的。”

  “那什么是你满意的?”我又问她。
  她站起来,大声喊:“让我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我急急地把她扯下来:“二十一楼啊云鹤,掉下去不会用白飞飞来救你的!”她扬了扬手里的糖果,笑:“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会救我的。对了,和你一起。”
  我接过糖撕开包装放进嘴里。嗯,是我最喜欢的太妃糖。
  “我可不会飞。”




  后来她果真去旅行了,只是没有和我一起。我那段时间正在考研,所以拒绝了她。后来我总是看到她在朋友圈里发今天去哪个过明天去哪个洲。她终于过上了她喜欢的生活,我羡慕她的肆意却也埋怨自己的放不下。

  我终于找到了她。在苏黎世。

  2025年,苏黎世。当然,我是去看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在苏黎世的大街上滚屏播放着参加世邀赛的队伍及选手。
  我倏地停下脚步,眼前一个姑娘穿着蓝雨周边衬衫,留着一头干净的短发。哦,我好像找到云鹤了。

  我上前,犹豫了半分,然后轻轻拍她的肩膀。她回过头,极熟悉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澜澜。”


  尔后得知,云鹤现在是国家队的工作人员,之前交了一个意大利男朋友,后来分开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再找一个男朋友啊?”我问她。她调侃道:“你不是也没有男朋友么?而且呀——我有男朋友的。”
  “是谁拐走了我家云鹤呀?”
  云鹤拉了拉一边戴口罩的人的衣角,神秘兮兮地说:“诶,我闺蜜说要见你。”他摘下口罩,说:“你好,国家队,喻文州。”


  现在云鹤过得很好,过了她满意的生活,和她年少时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她应该是这样肆意的少女。

——fin——

评论(3)
热度(32)
©黄少天
Powered by LOFTER